• 选择理由
    • *
    • 您的姓名
    • *
    • 您的手机
    • *
    • 验 证 码
    •   
    • 确认提交
    •  
  • 当前位置:哈尔滨人才网哈尔滨职场资讯
  • 联系网站客服
  • 孤独空巢村C位“出道”
    日期:2020-08-24  发布:网站管理员  浏览:687  举报:投诉举报

     初秋、微凉。

      作为刚摘帽的贫困村,佳木斯市桦川县创业乡丰年村远比想象中规整。村口伫立一块巨石,上书“忠孝丰年”;崭新现代的广场、白砖灰瓦的村房……

      作为“经典”的空巢村,丰年村远比想象中热闹。广场上的大妈跳的是恰恰舞,头发花白的大爷开着四轮子拉着老伴去参加村里的“兴趣小组”……

      曾经,丰年村的标签是“孤独、寂寞、穷”。60岁以上老年人占常住人口50%以上,90%的中青年在外打工,渐渐将家也搬出村,村子的“心”被掏空了。

      然而,这一年来,“高龄”丰年村却有点青春焕发了,村里的气氛,让每个人都有了不想走、不愿走的念头。

     

    丰年村举办老年人中国象棋比赛。

      “如果孤独分为十级,那丰年村就是十一级”

      早上6点半,记者跟随社工高珊在哈站开启了“丰年铁人三项赛”之旅:高铁—大巴—四轮子。到了村口,正好10点半。

      2017年,高珊从深圳回到故乡哈尔滨,作为我省“北雁回归”社工人才“引回”第一人,她将工作重点放在了空巢老人互助养老项目上。她所在的省希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,是我省第一家省级注册社工机构、黑龙江省第一个全国百强社工机构。

      下了四轮车,我们直奔村活动室,20多位老人分成若干小组,忙得不亦乐乎。体育小组在打台球、乒乓球;智力小组在下象棋;手工小组在做黏土花瓶……忙,没空,想采访啊,等下完这盘的吧!

      丰年村里的空巢老人们很忙,号称“996”。

      除了伺候小园儿、喂鸡喂鹅这些日常工作外,上午9点约好要到活动室打球、下棋,下午两点“头脑风暴”,6点广场集合跳恰恰舞,晚上9点群里“吆喝一声”点个名。

      但在一年前,丰年村的气氛可不是这样。

      如果孤独分为十级,那丰年村就是十一级。

      除了大鹅嘎嘎叫,整个村子很安静,炊烟升起时,才提醒着这里还有人。别看屯里屯亲住着,可老人们几乎是“垂直”生活,住在东北角的不认识住在西南角的,平日很少出院,除了种菜养鹅养鸡,就是一天天守着电视机听响看影,偶尔打打麻将、扑克,扳着手指头盼儿孙回来,绝对空巢村中的“经典款”——“安静老去”。

      作为专业社工,高珊看出了丰年村天生就有的“互助因子”,无疑可以通过运行协会、设置“时间银行”等一系列方法来激活。

      变化发生在2019年11月,丰年村掀起一场“高龄投票选举”,投票选“互助养老协会”会长,而这场选举就是在希望社工们引导下进行的。

      一直是村里“大落忙”的代刚君全票当选,成了会长。大半年过去了,现在回想起来,代大爷依然很激动,村里能走能撂的老人齐刷刷参与了投票,严肃!为了保密,有人是趴在炕头上填的选票。当天入会的就有100多人。尽管说不太清今后咋干,但大伙就一个念头——“咱自个儿的事,还得靠自己个儿!”

      唱票结束后,大家都让“当家人”会长“讲两句”,代大爷更是不含糊,现场创作了一首打油诗来表达心情。

      赋权、赋能后,协会先给自己立了一堆规矩。开例会、分组走户、建立村里老人档案……“选我们就是信我们,咱得带个好头儿!”正赶上疫情防控,代大爷主动向村里请缨,在村口卡点登记一干就是两个月——任何进村的人,都得先过代大爷的“审”。

      很快,村里老人都知道代大爷配了位“女秘书”,就是他老伴。孩子留下的一部智能手机,代大爷又传给了老伴。协会群里有消息时,代大爷负责说,老伴负责打字。

      作为村舞蹈队骨干,为了让村里老年舞蹈队在乡里比赛中能有突出表现,副会长董凤岐自掏腰包买了扇子、手绢,平时节俭惯了的董大爷谈到自己的“豪横”还是会有点小羞涩,“搭点钱就搭点呗,谁让咱是协会领头的呢!”

      忙了、有事干了,老人们每天把自己安排得妥妥地。不想过去,也不担心将来,大家心里突然觉得充实了起来。

    村民们在广场上跳起恰恰舞。

      以前发爱心物品,凌晨4点就有人“堵门要”,现在堆满屋子没人领

      村支书吴宪文带记者来到爱心超市,指着满满一屋子的物品,发愁“没人来取”。以前也愁,那时一说发爱心物品,有人凌晨4点就堵到吴宪文家门口敲门“伸手要”。

      过去,爱心超市里的物品是发放给贫困户、边缘户的。自从高珊带着希望社工们来到村里,协助建立起“时间银行”,立了规矩,要按积分兑换礼品。大米50分、卷纸20分、陈醋10分……每种产品都有自己对应的分值。

      黄乃林作为1号时间银行的储户,积分23分,大部分来自他帮老伙计们修剪果树。有着“丰年第一剪”之称的黄大爷,46年前是村里唯一一名选派到县里参加苗圃技术培训的技术员,修剪果树的技术在全县都有名。

      “20多年前,我得了场大病,不能干重活。当时大家没少帮我,年年开春扣大棚,不用张罗,俺家地里总能自发来20多人,一上午就能干利索。”黄大爷一直想做点啥来报答大家,听说希望社工帮助大家成立互助养老协会,还设置“时间银行”,腼腆的黄大爷来了“煞楞劲儿”,第一个报了名。喊一声老黄,他扛着大剪子准到。黄大爷告诉记者,他给自己设了个小目标,以现在67岁的身体状况,要当村里“小青年”,把志愿服务再干上5年。

      “别看村里刚脱贫,俺们都不富裕,可目前还没人用存折里的分去换礼品。”作为互助养老协会会长,代刚君最了解大家的心理,帮别人不是就为了换点吃喝用的,大家看得更长远。存进去的是情分,取出来的是帮助。“搁以前,帮你是情分,不帮是本分,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那点儿‘小九九’。”他说,“现在是你只要帮了别人,日后遇到难事,别人也会实心眼子帮你。”

      这些大半生以土地为生的老人们,一直以为自己的能量就在地里田间,一直以为自己也要按照祖辈留下的轮回过日子:劳作、生子、劳作、带孙子。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一天,他们可以像城里人一样,能被“用得着”,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么能干,眼瞅“土埋半截”了,突然可以英姿勃发、开疆拓土。

      吴宪文前几年总会接到在外打工年轻人的人情电话,“我爸妈岁数大了,书记帮着给照顾点呗!”现在这样的电话没了。有了互助养老协会、有了“时间银行”,村里老人原来互相还有的边界感、不好意思麻烦他人的想法,也都没了。

      低龄的照顾高龄的,身体好的帮帮“下不来炕的”,制度是大家定的,有了记录本、积分表,给了大家一个互帮互助的出口。

      爱心超市里的奖品现在越来越充裕,“赞助商”也多了,一些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会自掏腰包买来手套、帽子,悄悄放到架子上,鼓励爹妈好好干、有事干!

      “我们村可好了,这些经验你们城里人也应该‘抄作业’”

      希望社工带来的是互助的“想法”,有了“想法”,养老路必须得自己“蹚出来”。这群原来根本不知道什么是“养老”的老人们,渐渐意识到,这种“抱团”对他们的晚年来说是何等重要。

      互助养老协会副会长白术华把小园里长得“漂亮”的菜果,都“犯贱”地留给孩子们回去的“后备厢”。姑娘、儿子抢着接父母进城享福,可都被白姨大手一挥拒绝了,“咱条件不好,没能耐帮孩子,哪能还去给他们添麻烦呢!”

      在哈尔滨“买了楼”的儿女知道老妈当了副会长,“硬核”支持立刻上线:配智能手机、包了老妈的手机费,4G流量可劲儿用。于是白姨成为协会群群主,大事小情都是她负责在群里传达。

      69岁的孙兴华前不久“闯了祸”,因为不识字,把农药当成肥料,眼看要收获的茄子、豆角都被她“消灭”了。正当她和患病的老伴准备开始“对付”日子时,隔壁的孔祥玲送来了两大兜自家园子里的茄子、豆角。从那以后,隔三差五孙兴华家门口总会有一袋袋择得干干净净的菜,直到孙兴华家的小园里第二拨茄子长了出来,同村“快递”才停送。

      78岁的杨雨和,儿女因特殊情况无法及时回村给老爸送大米。代刚君在协会一张罗,大家你一斤、我两斤,愣是众筹出60斤大米。杨大爷始终没有将几十袋小塑料袋装的“百家米”混在一起,做饭一袋一袋吃,他让儿女把这些塑料袋留好,这是良心债,得还!

      “我养你大,不是让你养我老”,原来想着不去给儿女添麻烦,老两口就在村里“蜷缩”着得了;现在是觉得在村里有了依靠,有难事有了商量的人,有喜事有了分享的人。只要还能动,大家就都守在一起,互相搭把手养老;实在动不了那天,一指坐落在村里的乡敬老中心,“咱一起去那儿,还当邻居”。

      在各自家中,他们可能成为至亲的负担,但聚在一起,反而爆出农村养老现象级新闻。一辈子在土地上,他们没空、也没心思去想自己到底要站在什么位置。老了老了,倒寻思起这个问题:我还能干点啥?

      首届乒乓球赛、首届棋王争霸赛、第一届“丰年好声音”也马上要开麦……曾经暮气沉沉的丰年村成了C位出道的“网红村”,迎来一批又一批“学习团”,屯亲们忙得很,“哪儿都不去了。”舞蹈总导演史长芹一边忙着排练,一边笑着说:“我们村可好了,大家都可近便了,这些经验你们城里人也应该‘抄作业’!”

      记者手记

      选准好模式 撬动一个村

      丰年村火了,“丰年模式”也成为样本推广。

      省民政厅点名表扬了希望社工服务项目发挥作用很大,贡献很大。高珊很开心,不仅仅因为被表扬,而是将有更多资源投入,老人们今后的生活会有更大改变,还有“老人们精神上的那种变化!”

      选准好模式,撬动一个村。丰年村的巨变印证了这句话。

      目前,丰年村老年人互助养老协会已经发展会员上百人,有41人加入“时间银行”,义务理发、打扫院子、帮助锄草、探访高龄独居老人……从接受社工服务,到变身志愿者互相帮助。

      丰年村党支部书记吴宪文感慨:“邻里关系好了,内生动力被激活,大家的心态也好了,有了归属感,被帮助的弱势群体也都想着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     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,这是自己的事,“给钱不给钱,我都干!”

      “丰年模式”让我们看到,养老难题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盘活。在人们之间搭建各种不同的相互支撑的平台,找到更多“亲情互换”的支撑点,形成更大的支撑力。

      打赢脱贫攻坚战,推动乡村振兴,需要更多专业社工扎根基层,也需要找到适合每个村屯实际情况的模式,需要社会支持系统全力运行,才能让村里人空巢不“空心”!


    | 法律申明 | 求职套餐 | 金币充值 | 招聘套餐 | 付款方式 | 汇款通知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
    客服手机:18358339445 客服电话:4008877287 客服QQ:2464172810 客服微信:18358339445 QQ群号:231513
  • //人才网站 //统计代码